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土地,梦中的家园

寵辱不驚,看庭前花開花落; 去留無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旧时光啊  

2017-06-28 13:11:08|  分类: A心灵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金浩森《旧时光啊》
      

旧时光啊 - 金浩森 - MOON

 

  七年前,我住在一个叫前八家的地方,它靠近北京林业大学,是片平房区,破败不堪。入住那天,我一个人拖着两个大箱子,谨慎又惶恐地找了进来。房东是个肥胖的北京阿姨,穿着猪血红秋裤,大嗓门,烫着波斯卷,她带我看房,告诉我隔壁三间都住着情侣,上班族。靠窗的单间合适我这个单身小男生,月租200。
    
       我眼前的一切都糟糕透了:所有住客共用厨房和洗脸池,洗脸池里是泡着的衣服,浑浊的污水因为隔夜而散发出阵阵臭味,池边有吃完饭没洗的碗,公用的洗脸池应该还用来洗菜和洗头,我看到青菜的叶子和女人的长发堵在下水管的周围。公共的浴室和厕所在离我两百米以外的地方。走廊的头顶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衣服、袜子、内裤和胸罩。  我选择了靠窗的小间,房里除了一张单人床、一台电视、一个书架,别无其他。唯一的安慰就是,上午九点到十点,能有阳光能照进来。

        在北京的第一个窝就这么安定了,此后的日子,我总是花十个小时的时间来睡眠和游戏,很多时候都是被房东家的猫吵醒,又昏昏睡去。我仔细听过,猫白天和晚上的叫声不一样,只是我永远都听不懂它的语言,就像它也不会懂得我每天为什么呆在房间玩游戏一样。        
 
            一个人,住在这个窝里,长时间不说话,那个叫做嘴巴的器官,仿佛都粘滞了。唯一的言谈机会就是妈妈的电话,那阵子她总是打来,问我过得开心么?习惯么?我总是笑哈哈的告诉她很好啊,开心得不得了。但事实是什么样,只有我自己清楚。在这个平房里住了大半年,冬天最苦,房子暖气不足,我就把所有的厚衣服堆在被子上;冷冽的北风呼呼的吹着,树枝有时候被吹落,打在房梁上,怪异的声响让人害怕,壮胆时,我就给自己吼上两句;有几次半夜拉肚子,我冷缩缩的从被窝里爬起来,披上大棉袄,穿过两条漆黑阴冷的胡同到公共厕所,几返几复,然后加重再感冒;房间里没有热水,我就买来“热得快”插进暖壶里,烧水暖脚和洗脸。有一次,因为玩游戏过头,忘了在烧着水,最后,热水壶彻底爆炸了。   当时,轰隆一声巨响,震惊的我,几秒后才回过神。我没有动,手依然握着鼠标,楞楞地看着那一地狼藉,暖壶的尸体散碎一地,冒着热气,我以为我也死掉了,像这个暖壶一样,憋屈的灵魂爆炸了,炸死了行尸走肉一般的我。走到近前,看着破碎的水银壶胆折射出的自己,满脸胡渣,散乱的头发,堕落而邋遢。把玻璃碎片拾进锈迹斑斑的壶身时,不小心割到了食指,钻进的痛!我用毛巾包着手,一路往医院跑,怕得破伤风,怕自己真的死掉,所以,一路越跑越快。路人的眼光,让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,我惶恐不安,狼狈不堪,那个时候,我想起妈妈。我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给她打一通电话了,因为我全然无法回应她问我一句儿子你好不好。    
 
        我假想着如果她看到这个时候的我,或许会流露出那种惋惜和遗憾的神情,突然幡然醒悟。我不能再这样下去,我要积极的去生活,就算——只是为了妈妈。           

         第二天我理短头发,刮掉胡子,卸载了游戏,把墙壁都贴满了蓝色的壁纸,去附近的市场买来了金鱼和植物,我坚信活的东西,能带来正面的磁场和能量。我开始走出巷子,去马路旁边的快餐店吃饭,一日三餐,定时定量。观察着人群逾越过阳光的下午,去想象和我一样住在这个地方的男女身上的故事,他们从哪里来,为什么住到这里,什么时候想离开?我和很多人微笑、交谈,倾听他们的喜怒和经历,那些我未曾深知的人生体会,我都用本子记录下来,给养我多年。      
 
        隔壁邻居是附近一家酒店的厨子,他同我相熟后,主动提出教我做菜,于是我在超市买了锅和作料,第一课,学习烹饪鱼:在鱼身上划出细细的纹路,慢慢用手抹擦着,掺进盐粒、葡萄酒、姜汁,十分可口。我们叫上房东阿姨一起品尝,三罐啤酒,我们碰杯时,有真心的微笑。这样美味的而窝心的晚餐,至今无法忘怀。        
  
    就这样,我在这片北五外环的贫民区,过完一个又一个白昼黑夜,阅读了一张又一张陌生的脸,听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。生活仿佛一直停滞在一个点上,找不到什么东西来让它继续,始终知道我是不属于这里的。寂寞的那层皮,早已不停起皱,包裹着沉睡的身躯。我的心里有个洞。它好象越来越大。越来越大。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夏天过完,我决定回市里,当天我和房东阿姨告别,她陪我在厨房忙活一下午,做满了一桌子菜。我离开前八家那个夜晚,没和任何人说。夜色里,空气迷雾,路边都是昏黄。我没有回头,我知道我早晚要离开这里,大家都也都要离开。              
      
        到现在为止,我再也没见过,当年在前八家遇见过的那些善良的人。去年秋天,我心血来潮,去拍自己住过的老房子,结果,正赶上前八家在施工拆迁。一瞬间,我觉得这个地方很陌生,陌生得仿佛自己从没来过,陌生得自己都无法相信在过去那么长的一段时间,我把年少的自己安置在这个地方……可是现在看来,宛如一场梦。                 倒塌的屋檐上跃过一只猫,还是当年不懂我旧时光的那一只吗?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  但是肯定,如今,它也还是不懂的。         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